蓝绿绣球儿

爱凯源,爱写文,爱绘画,爱音乐。

医患关系1

医患关系1「ABO 流氓叉和医生青」#绣球的一夜青种植园##夜青#

夜叉今天倒了血霉了。


他在大江山百货附近和一个断了胳膊的白毛O打了起来,没想到被一个爆炸头红毛A一酒瓶砸胳膊上了。


还好他是A,皮糙肉厚,伤得不重。但是伤口面积贼大,不去医院处理,万一破伤风那就哭也来不及。


夜叉拖着他那条血呼啦哈的胳膊进了医院,医院里那些病患一看到他就给他自动让了个道儿。但是让道归让道,排队还是得排。


一边的票贩子看他伤得重,凑上来和他说:“您这胳膊还是换一家医院看吧,今天这家医院,厉害得都不在。” 


夜叉一听眉毛一皱,扬了下头,问道:“我看不清字儿,今天是...

枪与手术刀1

敌方上校叉和我方军医青
有病欢脱向,不知道会不会开车~

http://m.weibo.cn/5698506696/4076994742322763

爱人「微灵异 Be」

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,夜叉在昏睡中醒来,就被白炽光的灯泡晃得眼睛疼。


 一连做了好几个大手术,他累得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一看手机,发现已经十二点,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,是十一点半打来的。


 那位考虑到他太累,说要过来接他回家,看来已经来了。 


夜叉收拾东西推开了门,看见青坊主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了。那人看着他微微笑了一下,在身后漆黑的走廊的背景下,眉眼显得格外的温柔。 


夜叉和青坊主走在了医院的走廊里,声控灯在他们的脚步声中次第亮起来,把原本阴森恐怖的医院变得明亮而温暖。 


“等了好久了吧?”夜叉有些心疼地揉了揉青坊...

竹之夭夭「夜青」

炖肉 竹妖青

http://m.weibo.cn/5698506696/4072624042489731

青竹「夜青」

ABO 一辆小破车~
喜欢冷CP~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
http://m.weibo.cn/5698506696/4071488342841031

剪影 上(狗崽 暗黑向 现代半架空)

剪·影 


少女快步地跑着,跌跌撞撞。她极度的惊恐,根本不管腿上早已经被尖利的树枝划得鲜血淋漓。


 她不明白,为什么好好的一次露营,会变成这样。


她不过是取了次水,回来之后,她就看见一地的血,还有被扯落的,黏附在头皮上的血淋淋的头发。 谁都不在了,没有人。她捂着嘴,后退了一步,几乎要吐了出来。 


突然,一声轻笑。很冷,却又让人觉得异常的开心,像是小孩拿到了最心爱的玩具。 


女孩尖叫着撒腿就跑,那笑声却像是紧跟着她一样。她一个不慎,脚一滑,从坡上滚了下去,直接撞在了一个树桩的尖锐凸起上,贯穿心脏,血液喷溅。她像是...

谢谢小天使们~

第一次看到热度破百的时候,我简直吓哭了。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我一直觉得,我写的东西很无聊。俗套的故事,俗套的人物,还有俗套的设定,怎么看都不像是能够有意思的,不是吗?
但是你们让我看见了可能。我感谢你们在这里留下了痕迹,爱心,转发,推荐。我第一次发现,我讲的故事有人愿意听~
阴阳师的世界奇幻绚丽,它让我枯死的文学细胞活了起来,我还想了好多好多的故事。关于酒茨,关于一些新的式神。
我爱文字,也爱你们。我想慢慢地讲下去,好好地,慢慢地写一个又一个故事。

深渊「荒目」

风是什么样的?


 温柔的,凉爽的,滋润的。


竹林中的低语,水面上的波纹。无香无味,无踪无影。


 荒川却看见了风。风从他的河流上走过,赤裸的足下漾开一层层的波纹,在太阳下闪烁着点点的金光。 


风似乎感觉到有人注视,碧绿如玉的眸子望向水里,明白没有恶意后微微地一笑,温柔的眼眸一下子弯了起来。微风吹起了他那淡绯色的头发,带着草木的香气和春日的暖意。


 荒川已经很久不能体会什么是温暖了,冰凉的水让他的身体和心都变得没有温度。但是那个笑容像是阳光,让他感觉到了心脏的跳动。 


他逼问了附近的土地,才知道...

© 蓝绿绣球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