蓝绿绣球儿

爱凯源,爱写文,爱绘画,爱音乐。

枪与手术刀 3

枪与手术刀3 #夜青##绣球的一夜青种植园# 


那一下摔得有些狠,俗称“狗啃泥”,夜叉那挺翘的鼻子就这么磕在了地上,弄了个山河遍地血。夜叉感觉自己满眼都是金星,世界都要颠倒了。


 青坊主因为被绑了手,只能有些吃力地翻身起来,用手指夹出放在口袋里的手术刀,然后飞快地割开了那条皮带。可怜的皮带掉落在地上断成了两截,青坊主一个手刀就劈在了还没有回过神的夜叉的脖子上。 在确定夜叉昏过去了之后,青坊主脱力地坐在了地上,觉得自己脖子隐隐作痛,一摸居然有血,才想起被这属狗的家伙磨了牙。


 青坊主看着倒在地上的夜叉,抿了一下嘴唇。如果不是在心里念了几十遍的金刚经...

医患关系2「流氓叉和医生青 ABO」

这个速度本垒打只能做春梦实现了「哭」


医患关系 「流氓叉和医生青 ABO」#绣球的一夜青种植园##夜青# @一夜青传教主页 


2. 夜叉看着低头写字的青坊主,嘴里开始闲不下来:“医生,你是o吗?”


青坊主的笔尖顿了顿,却没有抬头:“我是B。”


“是吗,我看医生那么好看,还以为是O呢。”夜叉直直白白地说道,根本没想掩饰。


“夜叉先生,如果你再骚扰我,你的胳膊可能会二次伤残。”青坊主的笔尖终于停了下来,他抬头,目光冷冷的。


夜叉被那种眼神看得血又热了几度,但是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单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:“抱歉。不过你那...

医患关系1

医患关系1「ABO 流氓叉和医生青」#绣球的一夜青种植园##夜青#

夜叉今天倒了血霉了。


他在大江山百货附近和一个断了胳膊的白毛O打了起来,没想到被一个爆炸头红毛A一酒瓶砸胳膊上了。


还好他是A,皮糙肉厚,伤得不重。但是伤口面积贼大,不去医院处理,万一破伤风那就哭也来不及。


夜叉拖着他那条血呼啦哈的胳膊进了医院,医院里那些病患一看到他就给他自动让了个道儿。但是让道归让道,排队还是得排。


一边的票贩子看他伤得重,凑上来和他说:“您这胳膊还是换一家医院看吧,今天这家医院,厉害得都不在。” 


夜叉一听眉毛一皱,扬了下头,问道:“我看不清字儿,今天是...

枪与手术刀1

敌方上校叉和我方军医青
有病欢脱向,不知道会不会开车~

http://m.weibo.cn/5698506696/4076994742322763

爱人「微灵异 Be」

终于睁开了沉重的眼皮,夜叉在昏睡中醒来,就被白炽光的灯泡晃得眼睛疼。


 一连做了好几个大手术,他累得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,一看手机,发现已经十二点,手机上有一个未接电话,是十一点半打来的。


 那位考虑到他太累,说要过来接他回家,看来已经来了。 


夜叉收拾东西推开了门,看见青坊主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了。那人看着他微微笑了一下,在身后漆黑的走廊的背景下,眉眼显得格外的温柔。 


夜叉和青坊主走在了医院的走廊里,声控灯在他们的脚步声中次第亮起来,把原本阴森恐怖的医院变得明亮而温暖。 


“等了好久了吧?”夜叉有些心疼地揉了揉青坊...

竹之夭夭「夜青」

炖肉 竹妖青

http://m.weibo.cn/5698506696/4072624042489731

青竹「夜青」

ABO 一辆小破车~
喜欢冷CP~只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
http://m.weibo.cn/5698506696/4071488342841031

© 蓝绿绣球儿 | Powered by LOFTER